佛山
  羊城晚報記者 鄭誠
  11月4日凌晨,一女性死者的朋友攜械衝擊佛山三水華立醫院,對一名值班的外科副主任進行長時間毆打。
  今年1至8月,佛山全市共受理各類醫療投訴超過563宗,平均一天超過2宗。
  近日,由於很多醫護人員感到沮喪與無助,幫助醫護人員調節心理、緩解壓力的輔導課在佛山市第二人民醫院舉行了多場。但這並沒有能讓部分醫護打消“不想乾”的想法,他們懷念逝去的“美好時代”。
  多數醫生遭過辱罵
  10月底11月初,一場幫助醫護人員調節心理、緩解壓力的輔導課在佛山市第二人民醫院舉行了多場,主講人為該院醫務科科長範文奎。之所以上這樣一堂課,原因很簡單,不斷發生的醫療暴力事件讓醫生和護士都感到“心驚驚”。“很多人感到沮喪和無助,所以需要對他們的心理進行調節。”範文奎對羊城晚報記者說。
  陳欣(化名)是市二醫院一名護士,也來聽了幾次課。她說,一個月前她被患者的家屬打了,覺得自己很委屈,甚至不想幹了。
  李宇(化名)是佛山市一醫院一名醫生,這幾天,他的心情糟透了,甚至會時常反問自己該不該再繼續做醫生。“有點心灰意冷吧,發生了這麼多傷醫事件,感覺自己的職業越來越弱勢。”李宇告訴記者,現在他和他的同事們情緒都不高,甚至有不少同事都把微信頭像換成了黑白色,來緬懷逝去的同行。
  李宇懷念說,在十多年前,醫生還是個很受人尊敬的職業,可以救死扶傷,社會地位也很高,所以他考大學時義無反顧地選擇了醫學專業。但這幾年,他明顯感覺到,醫生和患者之間的衝突和矛盾日益凸顯。“比如我給病人開某一張藥,他甚至會問我為什麼要開這種不開那種,是不是我收了回扣。”每次聽到這樣的質疑,李宇都很難過。甚至有一次,還有一名患者的家屬拿手機對李宇的檢查過程進行拍攝。
  羊城晚報記者採訪了佛山三家醫院的多名醫生,幾乎每名醫生都有被患者辱罵的經歷,甚至有醫生半開玩笑地說:“不被患者罵的醫生就不是好醫生。”
  據不完全統計,今年1至8月,佛山全市共受理各類醫療投訴超過563宗,平均一天超過2宗。而根據此前中國醫師協會發佈的《醫患關係調研報告》顯示,全國各地每家醫院年發生醫療糾紛66起,發生患者打砸醫院事件5.42起,平均打傷醫護人員5人。
  患者覺得醫院是盈利機構
  醫護人員被打了感到委屈,但看病難、醫療服務不到位等原因,也成為患者心生戾氣的導火索。
  “排隊排四五十分鐘甚至一個多小時,檢查就用最多五分鐘,你說我能不煩躁嗎?”在佛山市婦幼保健院門診大廳內,正在排隊掛號的李女士一臉怨氣。
  “我總覺得去醫院會被坑,覺得醫生會給我亂開藥,不給紅包就不好好治,所以一般情況下我不會去醫院的。”市民付先生說,他覺得醫院更像是一個盈利機構。所以,就算去醫院,自己也不會給醫生好臉色看的,“說白了,我不相信他。”
  “醫患雙方都是受害者”
  按理說,醫患關係應是社會上最親密的關係之一,一個救死扶傷,一個身體有恙,一個獲得名利,一個獲得健康。但隨著醫療技術的日益發達,這樣的關係卻看似漸行漸遠,問題出在哪?
  在範文奎看來,目前醫療體系中確實存在了一些問題,但這些都已經超越了醫院和醫生的能力範疇。“比如說患者抱怨醫療資源不夠,找不到好醫生看病,這些都是我們力所不能及的啊!”他認為,從某種意義上說,醫生和患者一樣,都是受害者。
  範文奎說,這段時間連續發生醫療暴力事件也讓醫者開始反思,如何才能減少這類情況的發生。“我認為醫生方面首先還是要加強自身的道德修養,比如不收受紅包、回扣等。其次醫院應該提升專業水平,比如之前一些病我們這治不了,通過技術的提高以後能做了,這樣患者的意見可能就會小很多。”他認為,醫生的溝通技能也很重要,不同的說話語氣甚至可能給患者帶來不一樣的感受,讓他們不那麼抵觸。
  鄭誠  (原標題:醫生:懷念十年前)
創作者介紹

藍藍

xh92xhus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